各種(偷來的)名言佳句_持續增修中

前言:

張愛玲在【論寫作 】說過「有許多值得一記的 話,若是職業文人所說,我就不敢公然剽竊了,可是像他們不靠這個吃飯的,說過就算了, 我就像撿垃圾一般的撿了回來」>>>我解讀為我們文人(?)進行一個out動作前應該要有足夠的input,並且input不限來源,得用一種資源回收的精神持續收集,經年累月下來就能累積自己的靈感參(抄)考(襲)資料庫。問題是這些句子要放到哪裡呢我已經很少用紙筆記錄了;隨身碟不是易故障就是鬧失蹤;線上的話,G-mail草稿&雲端硬碟塞了太多無法斷捨離的東喜,Evernote的免費帳戶又有空間限制(對,我就是不想付費的奧客),此刻我福至心靈想到FB有個Favorite Quotes的功能,免費又不怕弄丟真是合我意。如今自己開錢弄部落格,不把它搬上來湊文章數實在說不過去,並且我還能在此發揮短話長說的精神,充份解釋各種佳句的來源是不是好棒棒,不過因為這是從2011年開始積(偷)的(應該沒有人像我一樣在Favorite Quotes放那麼多句吧不知道可不可以申請金氏世界記錄),短時間內無法一一解釋來源,只能有空再增修

又,主圖是從才女作家黃麗群FB的封面圖片 偷來der,誠如她的溫馨提示:「各位,沒有這首詩,不要去google」

又又,主圖本來想用這個名言錦句產生器作但因為無法割愛黃麗群那張因此算了&放這裡,各位有空就上去玩看看嘛

 

正文:

*我知道穿過這座墳塋山巒就能看見回家的路,閃閃爍爍的不管是春天的草螢還是冥域鬼眼,至少回家之路不是漆黑。我也知道冰雪已在我體內積累,封鎖原本百合盛放的原野,囚禁了季節。

我知道離日出的時間還很遙遠,但這世間總有一次日出是為我而躍昇的吧,為了不願錯過,這雪夜再怎麼冷,我也必須現在就起程( 簡媜/ 《女兒紅》/雪夜,無盡的閱讀〈雪夜日出〉)

*錢一直維持在是錢的狀態真的很危險,鈔票沒事就會變成發票不是嗎(手抖)(消極希望發票還能再喚回鈔票……)

(錢不多也能買股票 / 宅女小紅)

* 路客無蹤影, 終日哀且怨, 汝何不駕鶴,一路往西飛(揮手自茲去,千古不復歸)《夕(系)鶴(賀)》

*there’re times in life when senses they fly
from below to up hight
where your feelings cannot deny
no figures, no names, no fences, no frames
like the incense in the air
with no purpose here or there

so morals retreat and the senses entreat
from the dark they are lit
with the fire you can’t forbid
no future to relate, just ventures await
hold your breath, stay awake
gladly take come what may
maybe you’re scared by the flames of red
but a life without risk differs little from death
maybe it’s fair for the roses to flare
as the fragrance fills the air
let your soul confess

(Senses In Flight / 齊豫 )

*老化的現象就是剛剛發生什麼怎麼也記不起三十年前的事想忘也忘不掉,但船開到公海就是要殺人的啊(誰說的)(遊輪與大元/宅女日記)

*我喜歡我四歲時懷疑一切的眼光( 張愛玲 / 對照記 )

*回憶的森林太黑了 沒有燭火 不要走
曾在雨中狂亂著 然後狠狠 生病了

被樹枝勾破衣袖 可是心還是 平靜的
曾種過絕色的花朵 才驚呼好美 就謝了

(萬芳/她往月亮走 by 姚若龍)

*再臭的大叔都曾年少,再香的妹子終究成嬸,共勉之(?)

**幽默的秘訣不是歡樂,而是悲傷(馬克.吐溫)

**糟糕的狀況是,你沒錢,別人給你很爛的案子你就接,出來的結果也會很爛,#你就變成一個寫爛東西的人,如此惡性循環,爛東西不斷來找你, 有才華卻陷入這種困境的大有人在(【新手上路】《安靜.肥滿》盧慧心:有些東西沒寫,也不見得是浪費)

**我已經吃膩 #洗腎街 (永吉路30巷) 的食物了, 在台北市吃東西有大半都是在吃地價,一間店面租金十幾萬,當然要努力剝削消費者才能回本 (食在永春)

**如果終歸要失敗,失敗要趁早(?)

** 生命基本上就是放手,但往往最讓人受傷的,是沒有停下來道別 (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這是一個熱情故事,我想表達出愛情的萬轉千迴,完全幻滅了之後也還有點什麼東西在(張愛玲/小團圓)

**船小浪大,她倚著那小白銅臉盆站著,腳下地震似的傾斜拱動,一時竟不知身在何所。還在大吐——怕聽那種聲音。聽著痛苦,但是還好不大覺得。漂泊流落的恐怖關在門外了,咫尺天涯,很遠很渺茫(張愛玲/浮花浪蕊)

**整部民國史就是一座大茶几,上面滿滿都是杯具(一把青FB)

**做夢我夢過, 仙境我從來沒去過(朱青/一把青電視劇-EP21)

**青春飛不高的, 也飛不遠
大概就像運輸機吧, 搖搖晃晃的, 笨笨重重的, 慢慢就降落了(汪影/一把青電視劇-EP21)

**結婚就是兩個人互相惹毛彼此但又拿對方沒門的一個制度(宅女小紅)

**人生落了拍,於是一點一滴丟棄自己,活著像死去一樣(萬金油/不存在的人)

**創造新時代的「T型Connector

在科技創意之外,能夠連結文化與商業的生意人、可以連結品質與製造的製造思維、可以連結公民意識與社會參與的領導者……這樣的「Connector」,就是台灣所需要的人才。

「這個世界需要的,是T型人,他們有一項專長,但他們願意廣泛的去學習和認識不同的領域」莊淑芬說,這樣的人才需求,從他年輕的時候,企業就一直在尋找,但當成一回事的人好像不多。她認為每一個人雖然都有自己的出身背景,但這個背景與專長,是為了讓你長出大樹,開枝散葉,連結這個世界,而不是用來霸占一方,守著自己的小圈圈用的。

(奧美廣告女王莊淑芬:不是要「跨出」舒適圈,而是把自己的舒適圈「擴大」到全世界)

**結束與開始,同樣需要力量
**捨不得放,也就從雪地裏撿回那些悲歡,掌燈刻在自己的骨頭上,變成不可磨滅的甲骨文,轉轉反側時記起那股疼(簡女貞/《夢遊書》)

**小小的一個火盆,雪白的灰里窩著紅炭。炭起初是樹木,后來死了,現在,身子里通過紅隱隱的火,又活過來,然而,活著,就快成灰了。它第一個生命是青綠色的,第二個是暗紅的(張愛玲/《留情》)

**我是單身我驕傲,我為地球省套套(每天來點負能量+myself)

**夜不睡,日不醒,終日不知所謂,游盪在人間(每天來點負能量)

**不正常的人總有個頻率可以溝通(詹仁雄)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The Road Not Taken》by Robert Frost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不怪那天太冷 淚滴水成冰
春風也一樣 沒吹進凝固的照片
不怪每一個人 沒能完整愛一遍
是歲月善意 落下殘缺的懸念(王菲+林夕/匆匆那年)

**時間無言 如此這般 明天已在眼前,風吹過的 路依然遠 你的故事講到了哪(朴樹+韓寒/平凡之路)

** 星沉海底當窗見,雨過河源隔座看(李商隱/無題)

**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李白《憶秦娥》

**每個人心裡醞釀太久的水氣,因為怕熱,終於結成冰花落下;落在誰的手上,或許就只是融開了沒有痕跡,但也或許生起一點霧氣,在世間焦渴,輾轉反側之際,立地成為寂境,散出一點清涼,不致神枯髓乾。(《寂境》楔子/黃麗群)

**最好的感覺,是有人懂得你的欲言又止。
The best feeling of all is when someone understands the words stuck on the tip of your tongue.

**精神病人思路廣,弱智兒童歡樂多。

**他長久出力維持的平靜終於破裂了,他以為他真的很平靜。他坐在那裡愰惚,一時覺得可把世界坐成末日,但其實不行,末日都是自己的。牆上一面夜光鐘,數字與指針綠幽幽慢慢亮出來,那也只能自己亮著,照不見什麼。十一點四十七分。(黃麗群/海邊的房間/《卜算子》)

**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a stranger (尼采)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紅樓夢)

**一生復能幾,倏如流電驚。(之五)

*幻滅像病毒,一旦爆發,就會感染蔓延,一發不可收拾。(之十一)

*有過不悔,無情可懺—-悔過與懺情皆需可口汁液,但管它是淚水還是什麼,早已被時間蒸乾了(之十三)

*殘局既不可救,索性推倒抹去,破舊立新,從頭來過。(之十二)

(逃兵自白書)

*市井之徒備忘錄–

不管到哪裡,我總要去逛市場和墳場,因為比起博物館,那裡有更多原汁原味的真相。一個在中心,一個在邊緣,中間圍起的是人生,看看人家怎麼吃食,如何死去;生活樣貌,大抵就在其中。(市井如夢)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翆微,生命不外乎進出各種菜市,而不管找到什麼,走過了就不回頭。(菜市仔命)

在意識深處,有些食物會變成本質,理智和文化也釐不清。世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粥,多少種頑固。 (一頓喝三碗)

*市聲囂亂,車流如狂(叮叮見聞)

《蔡珠兒/種地書》

*常以為人是容器,盛著快樂,盛著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導管,快樂流過,悲哀流過,一直到死,導管才空 。瘋子,就是導管的淤塞和破裂。容易悲哀的人,容易快樂,容易存活。導管壁增厚的人,快樂也慢,悲哀也慢,日子一久,淤塞的導管會破裂
(木心/散文一集/同車人的啜泣)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定風波)

*在上海時,我們家隔壁的咖啡館每天黎明就開始製麵包,拉起嗅覺警報,一股噴香的浩然之氣破空而來,有長風萬里之勢,又是最軟性的鬧鐘,無奈鬧得不是時候,白吵醒了人,像惱人春色一樣使人沒奈何。有了這樣的芳鄰實是一種騷擾(張愛玲/「談吃與畫餅充飢」)

*生命有其圖像,我們惟有臨摹(張愛玲)

* 生命自顧自走過去了(張愛玲/等)

*微風吹拂黑暗,夜翻過一頁,是黎明還是更深沉的黑?她從石徑那頭走來,像提著戰戟的夜間武士,又像逆風而飛的蝴蝶。

掌中的相思花只剩最後一朵,隨手放入她的衣袋。

日子總會過完的,當作承諾。
(簡媜/母者)

*妳幻想已離家出走/養一枝雞冠花 半袋押過韻的石頭/假裝自己死了一天/躺臥沙灘,等待長舟/夢著無人能追趕的夢/不再醒來

命運在遠方編織鐵網/一個驛站卸著另一個驛站/舊時海岸路/一朵雞冠花,依然盡責超渡/起霧的童年
(簡媜/女兒狀)

*黃昏時刻,有人回家,有人離家; 有人手刃故事,有人正要開始。她慢慢抬頭,看到一輪完美夕陽映在灰濛濛的玻璃門上,鮮血般色澤閃耀強光,如沸騰的銀液澆在紅日上。玻璃佈滿塵埃,使紅日染上一層曖昧的污影,彷彿來自夕陽內部的黑暗力量,企圖咬破紅日之核,瞬間吞沒一切,不吐骨頭。

她被吸引,凝視著,忘記自身正在參與的故事—-依照故事進行的邏輯,現在應該哭泣

她靜靜欣賞自己那張披頭散髮的臉曡印在玻璃夕陽上,暗影中輪廓柔和,表情平安,好像終於認清自己是跟隨夕陽到世間作客的孤鬼,不再佔據故事,亦不抱怨所有的故事終是他人記憶中的贋品。她感到自己的臉被夕陽壓黑,浩浩蕩蕩的世界跟她無關了。

朝夕陽沉落的方向走去,黑夜很快掩護一個離家出走的女人。
(簡媜/玻璃夕陽)

*一條狗過橋,濕的狗,帶病。專心走路,經過我,沒吠。忽然停住,甩雨。繼續走路,消失。

橋底綠水流淌,幾處淺灘豎起水薑,似一群正在發誓的白蝴蝶,薄香;偶有不知名野鳥站在突出的岩塊上,引吭,如朗誦牠前世寫的一首詩,無人聽懂,飛走。這是晴朗時節,上游畜牧戶尚未排放廢水前,天地間難得的短暫歡愉,我沒事就會想一遍。瑩瑩,歡愉令我著迷 ,當幸福不再是份內事業時(瘦橋)

-雨夜,使溪身與雜林、燈影與石橋連接成無垠滄海;空間模糊,時間分解。滄海雨域,以今夜之一粟尋覓彼夜之一粟,兩粟之隔,多少人沉沉浮浮杳無蹤影,連追憶緬懷的福分都無(滄海一粟)

(簡媜/秋夜敘述)

*所謂的美食街向來無美食,紙餐盒上印一朵蓮花的素食自助餐,生意最好,隊伍總是很長,可辨認出裡面許多有陪病的家屬,帶一個便當一碗清湯上樓回病房。按照台灣外食與素食人口比例推斷,不該有這麼多人吃素。應該都在信仰前祈過願吧。那些直抵性命極黯淡處的千百倒懸念想,盡寄手中一枚便當。五穀飯,炒青菜,番茄豆腐,人生在世,許多時候,你不說話,一口一口吞下去(黃麗群/背後歌/醫院美食街)

*夢是凡人的夜奔,《水滸傳》裡林沖夜奔,八十萬禁軍教頭無回頭路。「冬深正清冷,昏晦路行難。長空皎潔,爭看瑩淨,埋沒遙山。」—-命運老將人推磨成他們不想成為的人,人類則自我安慰這叫「人生的課題」,「生命的考驗」。

草場出奔的冬夜裡,林沖醉倒雪地,他夢見了什麼嗎?我猜,在那樣的時候,人一個夢也不會有。

後來我還懷抱了那樣的夢境好幾日,不時回想,感到一種微小寂寞的幸運,如同葉隙被光線一瞬補滿般。我依賴夜裡隨機展開的現實逃奔行程,雖然眼瞼之外仍有生活的艱難與自我的庸俗,昏晦路行難,命運的哀風亂雪也將我推磨成我並不想成為的人,但我有夢如密室,在那裡有著只給我一個人看見的恐怖或大美,無比孤獨,卻無比快樂,那裡只有我一人。(黃麗群/背後歌/夜奔)

*在台北過日子,需要具備萍水相逢、當下即是的修養。 譬如你剛喜歡上一家餐館,下次去已是柏青哥遊樂廣場;譬如剛記住一對新婚夫婦的電話,下次通話對方宣布已「分居中」;譬如剛打聽到朋友任職的公司,打電話去獲知「剛離職」。 這一次與下一次的間隔有多久? 對現代台北人而言,可能十秒,可能二十年。 置身台北,我們必須開發的不是記憶能力,而是遺忘的速度。
(簡媜/1994/序《脂脂盆地》–殘脂與餿墨)

*台灣人無論日子厚薄,普遍愛求籤問卜,看風水看相。許是長期處在一種前途未卜的浮島狀態,或好或歹,心都不定。我們孤懸海上,裡外無依;我們太多事情靠自己又有太多事情靠不了自己;我們算命。

我是宿命論者,堅持不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那是好命人的託詞,幸運者的不謙卑-—假裝沒看到那些其實更努力卻一無所有的人。如果命運真掌握在自己手上,世間為何總有滴乾心血依舊奔逐無效的夢幻泡影?

人生是條鬼打牆的夜路,而我們都是瞎的。(黃麗群/三四少壯集/算命)

*
-大破大立都容易,維持最難;尋生覓死都容易,賴活最難。

-在奧祕山闇與遠古潮聲中,我原先的怨業、心毒與貪渴,竟如雨催花謝般抵銷。沒想到看見自己與自己和解可以如此傷心又快樂;我無法言語,亦無人言語,唯有仰望天空,群星流離有光,宛如萬神承擔不住的眼淚紛落。(黃麗群/背後歌/台十一線的好日子)

*世上有多少事讓人覺得虛擲,當下卻又讓人別無選擇?為了考試時可能出現的兩個題目,必須背下的大半本課文。為了論文裡一條不起眼的註解,必須從圖書館裡借出5本令人頭疼的英文書。為了應付刁鑽的客戶而趕工的簡報,臨時被主管輕易取消了。

那些明知無望卻仍會去做的事:早知自己會輸但仍不斷吶喊的啦啦隊。從小到大收集的無用信紙和書籤。明知一定會過去卻仍拼命長大的童年。

更大的虛擲又是什麼?選舉時滿街飄揚的旗幟和耳語。 戰爭爆發前人類許下的願望。戰爭時成千上萬的人一夕間就死了,他們前晚寫下的日記和溫馨的床邊祈禱就這麼虛擲了。他們努力唸的書,努力寫的文章,努力追求的夢想,全沒了。

讀班雅明寫於1932年的《柏林童年》時,特別容易感受到世事的虛擲—-他的努力總是不受認可,他的期待總是落空。他開始寫稿後又因戰亂而流離失所,四處逃亡。幾年後,他在異鄉終因絕望而自殺—-1940年,徹底從他一再挫折的人生,逃走了

童年時,或許人人都期待長大,但誰能料到長大後的人生會如何收場?誰能預知自己前半生的努力和幸福,在日後將因更大的虛擲而付諸流水?(柯裕棻/浮生草/虛擲)

*尖銳的棱角收斂了,叛逆的羽翼彷彿剪除了。我百般不願意,逐步將自己放手交給世事人情,日日在頹喪放棄與執拗不馴的矛盾中拉扯,終於被拋磨成一個看似圓融平靜的人了。(柯裕棻/浮生草/序:人間一渡)

*春眠不覺曉/庸人偏自擾/走破單行道/花落知多少(林夕/單行道)

*幼稚園放學得早,下午三點半就看見一群媽媽來接孩子了。每日此時這所昂貴的明星幼稚園總是豪華名車雲集,能夠站在這個門口接孩子,身著低調名牌服飾由私家司機接送,意味著一個女人至今為止的全面勝利。這些年輕幸運的母親籠罩著幸福的光暈,群聚在學校門外聊天,她們當然不看路人,而是要給路人看(柯裕棻/風雨/浮生草)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薪水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等到多時眼閉了!

*時代的車轟轟往前開。我們坐在車上,經過的也許不過是幾條熟悉的街衢,可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兀自驚心動魄。就可惜我們只顧著在一瞥即逝的店鋪櫥窗裏找尋自己的影子——我們只看見自己的臉,蒼白,渺小:我們的自私與空虛,我們恬不知恥的愚蠢——誰都像我們一樣,然而我們每人都是孤獨的。(張愛玲/燼餘錄)

*這是頹廢的年代,這是預言的年代(朱天文/荒人手記)

*自雪中取火/且鑄火為雪(周夢蝶/月河)

*落驟雨時,買把透明的便宜塑膠傘,一張開,滴水成淚沿光而下,就是一時庇護。(黃麗群/背後歌/便利商店之女)

*我們沒有變成快樂的人。是不知足感恩啊,教育家說。是不懂人生真味啊,勵志書說。要進入光與愛啊,靈修者說。他們好喜歡一再強調:「快樂不難。快樂很簡單。」粗體反白加底線。可是難道你沒發現?任何需要一再強調的事情都有問題,就像你不需天天提醒自己:「今天太陽從東邊升起。」(黃麗群/中國時報/我們沒有變成)

*我跑過許多次的步,忍過許多頓的飯,辦過許多張的健身卡,卻只得到過一個無奈最殘酷的事實:又胖了10斤。

*萬事起頭難,但回頭又何嘗容易?家與青春,貼在心上,是傷是藥?難辨。但總之撕不下來,有時你也只能任其留在那,拍拍身上的灰,手放一點,步子果決一點,然後跨過去。「世界幻入兜羅綿,恍見洪荒萬萬古」,不管路繞多遠,最後總要孤身與萬古對質,與天地互審。寫作或生活那一點究竟底細,無非如此而已。(黃麗群/【書與人】最難是家是青春 - 柯裕棻談新作《洪荒三疊》/自由時報)

*無窮盡的因果網,一團亂絲,但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可以隱隱聽見許多弦外之音齊鳴,覺得裏面有深度闊度,覺得實在,我想這就是西諺所謂"the ring of truth"——「事實的金石聲」(張愛玲/談看書)

*最讓人迷失的不是感情也不是人生,是台北車站(香港人)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於是我們如逆流而上的小舟,奮力向前,卻不停倒退,沉陷過往
(The Great Gatsby/大享小傳)

*
-日前回老家一趟,舊書堆中翻出《雪鄉、古都、千羽鶴》合訂本。現在看來,十六歲的女孩子哪裡懂這些故事,竟一本正經地在《雪鄉》的「徒勞」二字第一次出現時,做了記號。

淺淺一道鉛筆線,這些年了仍清晰可辨。

當時的我絕不可能明白,「徒勞」正是這故事的寓意。

當時更不可能明白,窩在山巔海角小城裡,一知半解拚命讀著那本書的我,正是,徒、勞、一、種。

不懂也罷,感動是真。十六歲有十六歲的徒勞,四十四有四十四的徒勞。

-這是夜逃嗎?單單只是短暫的逃跑就讓我們這麼快樂自由。空地上的細石子沙拉沙拉踩在腳下多麼乾脆俐落,晚風多麼清涼。柚子色的月亮,輝煌的夜空,萬山溪奔日夜喧。我們偷笑著跑過空地,跳上機車,刷拉掉頭,絕塵而去。

遼遠的夜路寂寥的海線,天河高懸,繁星止步之處,遠方的海暗自漲潮。黑夜在我們眼前分途,上升天際或下墜群山,激越或憂懼,交替成為天星或巨岩。經某處海灣外的斜坡野林,他熄火,車燈倏暗,襯底的四野寂靜嗡地湧來,晚風浩大撲來。忽然遠方有呼嘯悠長,也許是山也許是海,一切退得極遠,又瞬間勃勃逼近眼睫。眼睜睜的騷動的黑。暗林邊細鑲細滾淡銀線,是海面反射的月光。

「然後呢?」我感覺他回頭,但是夜太黑,只看見輪廓,不見表情。他的話裡有笑意。我靜聽風聲縱野,我想告訴他後來發生許多事,一些巧合,一些失落,一些不幸,糾纏了一整年。但何必呢?夜路的盡頭就是盡頭了,雪泥鴻爪,說了又如何。這片刻的黑甜溫暖太不可信,此時也許寂闇相知,明日又天涯相忘。

我家院子滿樹桂花如夜星,馨香遠遠漫到巷口。桂花葉堅硬帶刺,但花朵柔軟迷濛,碎星地開,星碎地落。我從未如此深切領略初秋夜晚內蘊的恬靜。青春鬱麗似凋花。

機車離去的聲響原來可以這麼千言萬語地遲疑。這日別後,不復相見。其實這樣也好,其實這樣最好。

我繼續虛張聲勢地長大,總是刺傷一些人以保護自己。落得這樣毫髮無傷,還不如當時畸零殘缺的好,還不如當時徒勞擁抱的好。(柯裕棻/洪荒三疊/流雲)

*大考的早晨,慘淡的心情大概只有軍隊作戰前的黎明可以比擬,像電影裡奴隸起義的叛軍在晨霧中遙遠羅馬大軍擺陣,那是所有的戰爭片中最恐怖的一幕,因為完全是等待。(張愛玲/小團圓)

*一種失敗的預感,像絲襪上一道裂痕,陰涼的在腿肚子上悄悄往上爬(張愛玲/色。戒)

*一個行業需要很長時間的專注,才能「食髓知味」。可是在食髓知味之前,等著你的都是困難(林文月)

*學校的成立是不得已的,如果沒有這麼多人要讀書;分科也是不得已的,工業革命以後,發展出這種形式;打分數是不得已的,因為教育當局為了方便管理。你有權利不參與這個制度,但如果你參與了,必須知道你為什麼搭上這班車,搭這班車要到哪個目的地,大部份的人把搭上這班車當成目的,那就很可怕了。(安郁茜)

*怎能讓這膚淺無情的世界看出我對付它的方式呢?我手無寸鐵迎上去與它對決,我無所珍愛,它便無從掠奪。(柯裕芬/洪荒三疊/流雲)

*大悲無淚/大悟無言/大笑無聲(?)

*你說的那些話 / 從盛夏流落到秋天 / 被大風吹散 / 剩下一個標點 / 凍死在街頭(作業本/微博)

*請往下再走,直下到那永遠孤寂的世界裡。(艾略特)

*我們以一夜的苦茗/訴說半生的滄桑/我们都是執著而無悔的一群 以飘零作歸宿 (張錯/飄泊者)

*就這麼望着吧,直至把浮世看成睫毛上的塵埃(簡媜/煙波藍)

*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五月的袷衣如何起頭?(簡媜/四月裂帛)

*作家最麻煩了,是連佛祖都會攤手無奈的那一群(成英姝/聯合文學)

*他人笑我太瘋巅,我笑他人看不穿(唐伯虎)

*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王國維/浣溪沙)

*「浮世的悲歡」有種蒼茫變幻之感,比「浮世的悲哀」更可悲。(張愛玲/〈太太萬歲〉題記)

*個人即使等得及,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有一天我們的文明,不論是昇華還是浮華,都要成為過去。如果我最常用的字是「荒涼」,那是因為思想背景裏有這惘惘的威脅。
(張愛玲/《傳奇》再版自序〉

*一個人與世界的關係事實上非常簡單,一放手就散了—-一把握在手裡的灰,那飛灰是自己。(柯裕棻/午安憂鬱)

*霧散了, 景物終於清晰, 為什麼都含著眼淚?(超級大國民)

*十大謊言
1.同學:我沒唸啊,不知道為何考這麼高。 2.來賓:大家好,我只簡單講兩句。
3.老闆:我不會忘記你的貢獻。 4.職員:明天我就不幹了。
5.商人:虧本大拍賣,只到今天。 6.明星:我們只是朋友。
7.政客:我決定退出政壇! 8.女孩:這是我的第一次。
9.父母:我幫你把紅包存起來了。 10.歐巴桑:帥哥~~~~~~~(?)

*大多數的成人或企業成天講創新,行為上卻是自我設限,他們腦裡的木瓜一向只能配牛奶(孫大偉/孫大偉的菜尾與初衷)

*青年的特點是善忘,才過了兒童時代便把兒童心理忘得乾乾淨淨,直到老年,又漸漸和兒童接近起來,中間隔了一個時期,俗障最深,與孩子完全失去接觸——剛巧這便是生孩子的時候。 (張愛玲/造人)

*人有時可為「浪漫」去做些事,但也須能承擔隨之而來的後果(周建輝/打造)

*門縫是睡/傷口是鹽/婚姻是潦草/香水是墳塋/吻是蒸發/拉鍊是目的/床是後悔/汗是呼吸
/明明是不可能的/你是我不想遺忘的(胡淑雯/北妖傳說)

*官商媒組成鐵三角,把人民都鎖在中間,進而愚民(?)

*秋天是我最爱的季节—-那种情不自禁痛快淋漓骂脏话的爱。(吉良先生/微博)

*遺憾像什麼?像身上一顆小小的痣,只有自己才知道位置及浮現的過程 (簡媜/煙波藍)

*隔世相望,樂聲如漫;生命是個奇蹟,生命沒有奇蹟(曾麗華/我寂寞故我在)

*Wall Street gains, Main Street pains(華爾街賺錢,老百姓賺淚)

*Always to look life in the face and to know it for what it is. At last to know it. To love it for what it is, and then, to put it away. (the Hours/film version)

*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李白/憶秦娥)

*來日大難,口燥舌乾。今日相樂,皆當喜歡。(詩經)

*冬之夜,視睡如歸(張愛玲/姑姑語錄)

*悠長得像永生的童年,相當愉快地度日如年,我想許多人都有同感。

然後崎嶇的成長期,也漫漫長途,看不見盡頭,滿目荒涼。

然後時間加速,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繁弦急管轉入急管哀弦,急景凋年倒已經遙遙在望。一連串的蒙太奇,下接淡出。

(張愛玲/對照記)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And then, excuse from pain-
And then, those little anodynes
That deaden suffering;

And then, to go to sleep;
And then, if it should be
The will of its Inquisitor,
The liberty to die.

(Emily Dickinson)

*Kurt Liao 有道是…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小腹三層,非一日之饞。

*修飾也是一種揭示,而揭示一定是有某種快感的,甚至是最基本的精神需要.為了證明個體的存在與價值,我們通過各種行為揭示自己,而化妝是ZING最有力的手段.ZING在這裡到底揭示了些什麼,又有多少人能讀懂並不重要.因為每個人讀到的只是他們自己,他們的評價和感受也還是一種揭示.既然都在各自的揭示中得到了滿足,又何必計較誰對誰錯,孰是孰非呢?
(王菲 /BEIJING 2005)

*每个人心里都他妈有一个过不去的坎。多少年了还在那。(?/微博)

*「回憶」若有氣味,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快樂;甜而悵惘,像忘卻了的憂愁。(張愛玲/更衣記)

*時間是不可逆的,生命是不可逆的,然則書寫的時候,一切不可逆者皆可逆。(朱天文/荒人手記)

*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寧願天天下雨,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張愛玲/小團圓)

*「深入淺出是重要的」,她說最好的文章是讓大家有興趣地看下去時,自然而然地停下來思索…(殷允凡訪張愛玲)

*每逢佳節胖三斤(作業本/微博)

*流蘇癢不癢,張愛玲沒寫。生命原來是痛,漸漸地,卻只剩下癢,蠕蠕爬滿蚤子,咬心嚙神,而且總是搔不到,這才難堪( 蔡珠兒/小咬/中國時報-三四少壯集)

*生命即是麻煩,怕麻煩,不如死了好。麻煩剛剛完了,人也完了。(張愛玲/論寫作)

*地母安慰死者:「你睡著了之后,我來替你蓋被。」 (張愛玲/談女人)

*她能夠說上許多毫無意義的話而等於沒開口。(張愛玲/散戲)

*生命是殘酷的。看到我們縮小又縮小的,怯怯的願望,我總覺得無限的慘傷。(張愛玲/我看蘇青)

*所谓过年就是:天增岁月人增肥,春满乾坤肉满身。一年好运随吃到,全身脂肪滚滚来...(作業本/微博)

*Life is like the tea egg, tasty only when it has cracks.(?)

*每個人心中 都有一座垃圾山(showon/宅女日記)

*I have always depended on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Blanche /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失落的時光總是最好的時光(候孝賢)

*商機就像公車,這班錯過還有下一班。 (維京集團創辦人布蘭森)

*-隔壁西洋茶食店每晚機器軋軋,燈光輝煌,製造糕餅糖果,雞蛋與香草精的氣味,氤氳至天明不散。在這「閉門家里坐,帳單天上來」的大都市,平白讓我們享受了這馨香而不來收帳似乎有些不近情理。我們芳鄰的蛋糕,香勝於味,吃過便知。天下事大抵如此——做成的蛋糕遠不及製作中的蛋糕,蛋糕的精華全在烘焙時期的焦香。喜歡被教訓的人又可在此找到教訓 (張愛玲/道路以目)

*我們不應該怕現在肚子餓,就緊抓著幾粒米,不肯撒出去撥種,因為這樣註定未來沒有東西可以收割。(想領高薪,請先讓台灣經濟崩潰!/李柏鋒/商業周刊)

*他日大難,回首此刻不知淚下如何(柯裕棻/洪荒三疊/煙火)

Comments

comments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