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靜夜思

(仿張愛玲【童年無忌】、【氣短情長與其他】,寫於2016/06/12,凌晨3點07)

【憎笑】

張愛玲發明的辭,出自「小團圓」,對像=邵之雍(即胡蘭成)。是說這辭好適合21世紀的台灣人啊因為我們可憎笑的人事物磬竹難書(遂稱鬼島),是一個天文數字的概念,ex:不斷拖累台灣競爭力的慣老闆、黑心的食品集團、政商勾結、恐龍法官

 

【羨忌】

偶然又看到高富帥的天之驕子時既羨慕又忌恨,遂變得自大又自卑,然後為了證明自己不輸給高富帥,便啟動了內心的小劇場,走的還是王家衛式的藝術戲路線,一步步走向沒有光的所在,負能量爆表

 

【妖氣】

我猜自己比高富帥強的就是一路走來累積的創傷多不勝數(?)因而染上諸多的非人類思想—-即妖氣。說到這,黃麗群也曾在某次專訪中說到她覺得自己&柯裕棻異於張惠菁之處就是 她倆的文字比張更有妖氣>>>這是真的,但老實說我覺得黃麗群的文字有時好俠女啊(尤其是多元成家時在FB挺同志的爆氣發言),讓人聯想到婚前的簡媜,相較下我還是更愛看黃的FB垃圾話

 

 

【你也在這裡】

昨日(6/10)晚上在誠品(信義店)白看書累了遂滑手機,突然在FB看到 偽文青也在這裡,就發了一句 「我也在這裡」 &劉若英的這首歌。

前陣子看到羅銳/羅長安、軍官與淑女的卞翔時,好像也是一樣的異樣與震動

 

但說到底,有時這不過是單相思、自作多情,而且比「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還慘,因為人家可能從頭到尾都不知情=就算單相思到死了都還是白日夢、一場空。

 

【海闊天空】

再這樣下去負能量又要超越 每天來點負能量了只好就此打住。讀到這裡的人有沒有被本魯自曝與被本魯間接召喚出過往的傷口呢?(沒有也說有啊我玻璃心)何不一齊欣賞信的海闊天空

然後想想自己有這麼多不堪的故事=我是個有故事的人,是不是好棒棒?(失控的正向思考 )

 

—–2016/12後記—–:

(1)前面說到「黑心的食品集團」、「政商勾結」、「恐龍法官」,近半年後就出現  太扯 頂新魏應充6人無罪 的新聞,真不知該說我是烏鴉嘴還是一語成讖

(2) 說到簡媜,她今年11月總算出了新書「我為你灑下月光」但比起來我更愛她印刻文學十一月份的散文「自己追蹤自己」

(3)孫梓評訪黃麗群的原文(【書與人】B級人生,A級娛樂 - 黃麗群談新作《背後歌》)節錄:

評論家張瑞芬多次將柯裕棻、張惠菁、黃麗群三人並提,確實三人的讀者也多所重疊,「我覺得張惠菁聰明但沒有『妖氣』,她是清貞堅決的類型。而我跟柯裕棻共鳴的或許就是那份妖氣。」黃麗群自己這樣分析

又,這篇訪談還有其他的金句如下:

*對於「寫」這件事的想像很直截,「簡單講就是要有趣。沒什麼趣就乾脆不要寫了。」套句她愛說的,「如果寫了不痛不癢,為什麼不乾脆去睡覺?

*寫作的人都站在鋼索上。如果你站在平地上,就沒辦法製造出站在鋼索上的效果。但一般人應該都會想要從鋼索上下來,站回平地,人生的進程也是如此,從搖晃顛倒漸趨平穩,這是求生的本能。如何在這中間平衡,其實很困難。因為,當你進入相對安穩的狀態,腦子的觸角就會收起來。

*如果你是寫作的人,當然要讀書,但去過日子或做些別的事,甚至讀些無關的書,是更重要的。」她的邏輯是這樣,「寫作者自我鍛鍊的方式,應是讓你腦子裡的東西更多更雜。讀小說只是技巧的觀摩,但寫作不該只有技術。因此一本魚類圖鑑對小說家的幫助,可能比一本不好的翻譯小說大上許多。

*語言要好,一定要讀很好的詩,詩的想像力不輸給小說,敘事性跟情感的爆發力也不輸給散文。比方辛波絲卡的詩,任何一篇,任何時候讀,都還是覺得很好。另外我覺得古典詩跟韻文(駢文或賦),對中文寫作者來說是很好的寶箱。中文字有一種特別的音韻節奏,若能掌握,就可以獲得音樂性。

*把文字的節奏在腦子裡讀出來,順不順,很重要。

 

Comments

comments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