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無緣緣__流年,與沈太太

(1)「…愛上一個天使的缺點,用一朵花開的時間…」

我們相逢於2008年3/11 東引愛尾山。你溫甜如糖陽,無心中對我下了吸心大法,我睡時也是你離時也是。你散發噴鼻暗香,聞得我心花亂放。

你似乎不瞭我心,而我也不想你瞭

(2)「…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悻免…」

2008/9/18近午時分你離開東引,我正下夜班補眠。彼時,人人都見了你的最後一面,聽了你的訣別語,而我卻連一瞥一聲也無。

2008/9/19夜,你住過的寢室漸被午夜殘光沖刷洗淡,我凝望—-你也成了漂離東引的滄海一栗。離於秋意濃的你,犯了我內心的琥珀色戲癮,那異樣沒人發覺沒人關心也沒人看,因而,我記下那悄然而惘然,惘然到刻骨的疼,給自己看:

 

我在乎你,你不在乎我

我連你的過煙雲煙也不是,你卻是我摘不下的床前明月

我聽辛曉琪「兩兩相忘」懷念你,但何來「兩兩」?

若「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那暗戀何止暗湧?

 

(3)「…懂事之前 情動以後 長不過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2009年春,乍暖還寒,對你的思念再也壓抑不住了,但我還是相當自制,僅在網路上不斷試圖搜尋你的蹤跡—-只找到兩張照片,視若珍寶—-而你始終不知,現在回不去的我,卻望你知了

我愛你。

 

 

Comments

comments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