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憎笑之冰山一角(未完)

May 29, 2009

這不公平到莫名的世界,讓胭脂與殘墨共存的詭豔,發揮至極

(1)〈tvbs獨家之大社會小角落〉景氣有夠差 運將被迫以車為家 更新日期:2007/12/11 18:10 

 景氣有夠差 運將被迫以車為家

景氣或許真的很不好,高雄一名計程車司機,由於開車的收入越來越差,只好把租的房子退掉,一身家當全都搬到車上,累了就窩在駕駛座上睡覺,需要洗澡,就到殯儀館的水龍頭將就一下,雖然實在很苦,就為了每個月能省下5、6千元的房租,但問題是癌症開過刀的他,要持續到醫院回診,每個月收入算下來,還是幾乎沒有剩餘。計程車司機吳家永:「我都這樣睡,這樣躺下去睡就好了。」計程車司機老吳,結束一天工作,停好車輛準備休息,不過這時他卻從車上拿出棉被,椅子一推,把駕駛座當成睡覺的單人床。吳家永:「都睡到脊椎歪掉了,辛苦也沒有辦法,沒有錢可以租房子。」雖然又冷又狹小,而且車輛還停靠在殯儀館附近,不過老吳已經在車上睡了好幾年,因為65歲的他,妻子跟大兒子早年車禍死亡,小兒子又因為積欠卡債選擇自殺,導致他現在沒有親人依靠,每天收入用在生活開銷幾乎打平,根本沒有能力再租房子,更不用說全身病痛的他,每個月還要固定花錢看醫生。吳家永:「沒有注射(胰島素),頭會暈暈的,耳朵聽不到,手腳都會很僵硬。」老吳不但口腔癌開過刀,還有糖尿病,平常藥不離身,為了省錢,有時候還要自己開伙,甚至到殯儀館附近撿拾供品,這樣的生活雖然無奈,不過比起更多沒有經濟能力的人,已經讓他自己覺得很滿足。

(2)道路以目-少婦秋夜擺攤賣麵包

秋夜,十點左右,住宅區,燈火稀,隨時可上演夜街搶劫,有個短裙少婦在自家騎樓前擺攤賣麵包。我騎機車路過,十分鐘後又經過,前後兩次不要說客人,連路人也快看不到。她擺頭張望,表情模糊,裙片被風撩起,而我漸騎漸遠

這年頭的日子是越過越悲涼,例如:實力派歌手的唱片卻老做不起,早成了不值得大驚小怪的常識(上個世紀的九零年代初,台灣的嚴蕭文學市場就幾乎呈現半死亡狀態,但作家沒藝人光鮮亮麗,所以哭天喊地也無人搭理,純文學的小出版社因而倒得非常漂亮),現在為了生活,賣麵包貼補家計也要走半檳榔西施的路線,不知是否證明台灣特有的鄉野文化有不俗的滲透力?想到這,或可很邏輯不通的解釋為何我快到家時想哭卻哭不出。然而我還是為「少婦秋夜擺攤賣麵包」圖很感糾結,也算良心尚存?

 

(3)海濵之花

(生長於海沙上的小花,曾有夢想的溫存嗎?曾想過下一秒隨時會被海浪捲走隨時會被人類踩死嗎?)

 海攤上種花

 

貧女死時九歲

貧女幫媽晒衣,不慎墜樓

貧女死時仍穿撿來的回收舊衣,媽不捨,遂買「奢侈的百元衣」當壽服。

貧女唯一的照片是健保卡的大頭照

貧女家中堆滿撿來的回收物,墜樓前以此為生

貧女生父數年前同樣意外身亡

貧女的喪葬費已成問題

貧女生母:「妳下輩子投胎別再當人了!太苦了,這輩子也苦夠了」

 

 

(4)M型社會

直擊豪宅旁 有人撿垃圾麵包吃

以下為新聞標題:

雲林學生午餐剩菜 貧戶老人爭搶

北市豪宅旁有人每晚守候爭搶過期麵包

老了沒人要,搏命舉牌求生機

前工程師,台中椅下當遊民—-怕人群,懼冷漠……

 

Comments

comments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